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配资资讯 » 正文

2000 年伯克希尔股票分析股东大会笔记

“以前我们见过这样的现象:有些公司市值几百亿,其实呢,一文不值。与此同时,市场上还有另一些公司,股价只有真正价值的 20-25%。到最后,还是尘归尘、土归土了。现在的情况不一样:虽然科技股因为投机热潮而高高在上,其他行业和领域却没出现与之相反的价值洼地。我们现在找不到低估 50% 的公司。45 年前,我眼前的投资机会多得是,却没资金。今天,我手里有大把的资金,却找不到机会了。”

芒格说:“哪个公司都是今年生意做得好,明年争取更上一层楼。我不明白,微软这么做怎么就错了。要是微软有错,伯克希尔哈撒韦的所有子公司都一样有错。”

巴菲特去世后会怎样?

伯克希尔哈撒韦的规模对业绩的拖累

“十年后,期货配资,在我们的所有投资中,我们持有股票的比例可能是 10%,也可能是 60-70%,具体要看市场行情的演变。我希望这个比例是 10%。”

“我们总是要面对没头脑的竞争对手。要是它们为了抢生意,宁愿低价承担高风险,我们就让给它们。Ajit Jain 对此早已是轻车熟路。Gen Re 需要维护过去 50 多年里积累下来的老客户,做起来难一些,有时候迫不得已,只能接受不太合适的价格。”

“我们希望自己的城堡周围有宽广的护城河,护城河里游弋着鲨鱼、鳄鱼,让掠夺者不敢靠近。无数财力雄厚的竞争对手虎视眈眈,觊觎我们的财富。我们想的是什么样的护城河能让竞争对手无法跨越,我们吩咐子公司的管理层,每年都要加宽护城河,即使牺牲暂时的盈利也在所不惜。几乎我们的所有生意都有宽广的护城河,而且我们的护城河越来越宽阔。”

估值很重要

“正如本·格雷厄姆所说,‘从短期看,股市是投票器;从长期看,股市是称重机。’每家公司能吐出来的现金多少各不相同,终有一天,市场会按照公司吐出现金的能力大小来决定它们各自的价值。”

芒格:“我们的文化很老派,是从本·富兰克林 (Ben Franklin)、安德鲁·卡内基(Andrew Carnegie) 传下来的东西。你说安德鲁·卡内基可能聘请顾问吗?!没想到这种老派文化现在还有这么强的生命力。我们买的很多公司都和我们一样,文化是比较另类,比较老派的那种。”

美国运通(American Express)

“无论是与老虎基金相比,还是与量子基金相比,我们都截然不同。它们主要是买卖证券。伯克希尔属于公司结构,单纯买卖证券的话,我们在税收方面处于不利地位。”芒格说:“索罗斯看别人在科技股上赚了大钱,自己没赚到,就眼红了。我们不眼红。”

可持续的竞争优势

巴菲特说:“好市多绝对是一家难得的好公司。我们买少了。查理特别看好这家公司,买少了是我的错。”

芒格补充道:“现代资本主义社会还从没出现过如此极端的现象。1930 年代出现的是 600 年来最严重的经济危机。今天的危机有过之而不及,只是和当年反了过来。”巴菲特继续说到:“虽然如此,配资,很难预测未来会怎样。”

芒格说:“我们的浮存金的增长速度多快,获取成本多低,真是了不起!我们取得了几百亿的浮存金,付出的成本远低于国债利率。”

“我们从不刻意区分成长和价值。我们投资每只股票都是看它的价值。我们在投资时考虑很多因素,公司未来的成长性是我们考虑的因素之一。”芒格补充道:“所有理智的投资都是价值投资。”

伯克希尔哈撒韦的文化

“我们从来没规定说明年要比今年签下更多的保单。我们不追求保单规模。”

“现在股市中有些公司市值高达 100 多亿,但它们在现实中连 1 亿都借不来。当前的现象以前出现过,但从未如此极端,连 1920 年代都没这么极端。去年,股民越是无知,越是有人从中渔利。”

迪斯尼

汇率、利率以及其他宏观因素

成长股投资与价值股投资有何区别?

好市多 (Costco)

巴菲特附和说:“20 年前,我们陷入了经济危机,因为别的国家在钢铁、汽车、电子工业上超过了我们,抢走了我们的饭碗。随着信息时代的到来,微软等美国公司横扫世界。我们靠现存的一套机制取得了很大的成就,何必非要改来改去的,我不赞同拆自己的台。”

“比如说,一家公司的市值是 5000 亿美元。要支撑这么高的市值,按 10% 的贴现率计算,这家公司必须从今往后每年都能赚 500 亿美元。假如这家公司把一年的利润留下来,没分红,那它明年就得赚 550 亿美元,要是三年都不分红,把利润都留下来,就得赚 665 亿美元才行。今天我们有几家公司能赚 500 亿美元呢,有几家能赚400 亿美元、300 亿美元?除非这些公司的盈利能力突飞猛进,否则根本支撑不起那么高的价格。”

伯克希尔哈撒韦 1999 年黯淡的业绩

“我们 1999 年的业绩比较差,一部分原因是可口可乐和吉列表现欠佳。我仍然认为可口可乐的饮料生意和吉列的剃须刀生意是错不了的。在全球剃须刀片市场中,吉列的市场份额是 70%。伯克希尔哈撒韦通过持有吉列的股票,拥有全球剃须刀生意的6%。可口可乐的统计数据也类似。这两个生意不会出错,但两家公司可能犯错。吉列就搞了多元化,上了其他产品线,做起了比较差的生意。可口可乐的饮料,吉列的剃须刀,我对这两个生意的将来很放心。”

上一篇:明年市盈率不足5倍股股票分析票名单 净利增速最高达26
下一篇:广汇能源拟募30亿 去年配资公司配股股民出钱大股东玩空
说点什么吧
  • 全部评论(0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
猜你喜欢